浅寒~轻语

qq号:3270048553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来找我玩ヽ(〃∀〃)ノ

七夕快乐

*峡谷cp向
*人物你们的,ooc我的
*祝各位七夕快乐♡
【信白】
         李白手里捧着一杯奶茶,笑吟吟地坐在咖啡厅里,眸光柔和,今天他约了韩信那个傻子,准备跟他告白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来晚了,抱歉。”低哑的声音传来,带着骚气马尾的某人终于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事,我也才到不久。”李白声音柔和,眉眼弯弯,瞧着脸上还带着汗珠的韩信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今天好像……有点不同?”韩信奇怪地打量着李白,以往他迟到的话……估计二话不说就要他买酒给李白喝,今日竟“宽恕”了他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哪里不同?”李白依旧笑眯眯,他以为韩信发现他今天格外爱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呃……如果是以往我迟到的话,你……”韩信犹豫半晌,还是说了出来,话至一半,便被笑容僵硬的李白打断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……”你还是没发现呐……李白尴尬地收起了笑脸,郁闷地喝了一口奶茶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咖啡来了。”服务生适时插话,从盘子上端下一杯咖啡,放至韩信面前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给我点的?”韩信红眸眨眨,似有些不可思议。 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我那是谁?”李白怒急反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今天真的很不一样。”韩信好像还是没发现。
         李白无语望天,忍下怒气,心里默念:我今天是来告白的,不是生气的,要冷静,要冷静……
         韩信坐在对面,看着李白一副明明很生气却又努力憋下来的样子,低低地笑了声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笑什么笑啊!”忍不住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因为你可爱啊。”韩信莞尔一笑,红眸温柔地注视着李白气红的脸。
         李白怔愣一会,紫眸呆萌地眨了眨,这是韩信第一次说他……可爱??!
         “cnm……你从哪看出来我可爱的?”眉眼弯弯,嘴角扯出僵硬的微笑,整个人像一只炸毛的猫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噗,你本身就很可爱啊。”韩信失笑,伸手揉了揉李白的头,“好了,别急着炸毛,我今天来还有件事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也有事说。”李白用力的拍下了韩信的手,一脸愤愤不平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先说吧,我准备出国进修。”韩信的眼底闪过暗光,脸上挂着一丝无奈的微笑。
         李白听到这个消息,苦笑一会,还是放下了心里的执念:他都要出国了,他还有更好的人生等着他,我啊……注定会拖累他吧(彼时大家都很讨厌同性恋,并且李白勉勉强强才考上本市最好的大学准备陪着韩信)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说有事跟我说的吗?”韩信抿了一口咖啡,似随口问的一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没事了……”李白眸光黯淡,是个人都看出来他的失魂落魄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你不舍得我去国外,也不用这么一副模样吧。”韩信嘴角扬了扬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事……我先回去了。”李白匆匆拿起放在身边的手里,低着头,快速地离开,出店门时对着韩信说了一句:“钱我已经付了。”人影便消失无踪。
          韩信眸光幽深,盯着李白未喝完的奶茶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他好像……哭了?
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将自己甩进大床里,脸贴紧枕头,不一会枕头便湿透,李白何时像现在一样哭得伤心又失态,恍若一个小孩丢失心爱的玩具般。
         三天后韩信启程去国外,李白并没有去机场送他。
         一年后,又是一个七夕。
         现在的李白已经是著名的写手青莲,受人追捧,名声大噪。
         李白带着口罩,回到了一年前让他失恋的那个咖啡厅,点了一杯奶茶。
         彼时给韩信送咖啡的服务生已经成为了经理,送奶茶的变成了一个小巧的女孩,明明是一个名字却变了些味的奶茶,李白叹道:果然一切都在变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心不在焉的喝着奶茶,眸子看着外面繁华的街道,默默地想着韩信。是的,一年了,李白依旧没能忘了韩信。
          口中的奶茶莫名有些变涩,不久便喝完了,李白将奶茶放在一边,依旧盯着窗外的景色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打……打扰一下。”耳边忽然传来声音,李白偏头,看见了服务生小妹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嘴角扯出微笑,李白温和地问她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边有个小哥哥要我把这杯奶茶给你,他说连着你之前的奶茶钱一起付了。”小妹满脸通红,抬手指向了一个方向。
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抬眸,顺着服务生小妹的手指望去,白色的马尾,红眸,嘴角带着邪魅的微笑,不是韩信是谁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谢谢。”李白声音柔和,小妹放下奶茶,回到了收银台。
         韩信走了过来,眸子盯着李白淡淡的表情,轻声说道:“我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李白抬头,压下心中的悸动,若无事人般开口:“欢迎回家。”眉眼低垂,并不能看出他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对了,去年你没说出口的事,我想听。”韩信坐了下来,似乎没注意到李白窘迫的面容般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什?去年的事,我早已记不清。”李白低头,紫眸闪烁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想说吗?那也没关系,我这次回来,是因为有件事对你说。”韩信弯唇笑笑,红眸同一年前一样温柔地看着李白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嗯,你说,我听着。”李白用吸管搅动着杯子里的奶茶,内心却隐隐有些奇怪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李白,我喜欢你。”六个字落下,李白本来思绪万千的大脑一片空白,抬头就看见韩信认真的表情,李白心下明了,他是认真的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也喜欢你啊,好兄弟那种。”李白表情淡淡,口中缓慢吐出违心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,我不想当你的兄弟,我相当你的男朋友,我想做你的老公,我想做你的未来。”韩信声音沉着,红眸里闪耀的光令李白无法直视。
         李白泰山崩于前依旧面不改色的表情变了,慌乱,无措……各种表情出现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……我……”李白舔了舔干燥的唇,表情犹豫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李白,你明明就喜欢我!”韩信声音里微怒,直接按住李白的后脑勺吻上了李白的唇。
         挣扎不开,也无法挣扎李白被动的接受了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以后,你就是我的人了。”韩信放开缺氧的李白,笑容邪魅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谁是你的啊……”李白脸红,嗔怪地看着韩信。
         最后啊,有情人终成眷属,他们幸福地在一起了♡

这里群宣,占tap致歉,可以自由组cp,不要拆别人的cp不要打架完全ok的啦,快来玩吧,群聊号码:731803476,我狐白等你们来玩(招手),这里语c群,希望大家带皮愉快的玩耍,爱你们

我爱你,直至天荒地老

*我回来玩耍啦
*信白拒ky
*请不要喷我写的,毕竟我是真的差
————开始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夜幕落下,深蓝的背景色上点缀着一闪一闪的星星,本是温柔又充满诗意的圆月之夜,却失去了平静。
        “呵!”低沉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一片树林中,声音的主人红眸冷凝,手中长枪不停舞动,他的周围不断喷洒着鲜血。红眸微缩,露出嗜血光芒,一军队数量的魔种,一个半时辰被那人抹杀于尘世间。
        那人轻吐一口气,眸子闪动,走进了后面的山洞。山洞里有些杂草,走入了最深处,入眼只有一张石床,石床上躺着一少年。
        那少年紧皱着眉头,面色苍白,完美的唇抿紧,倾国倾城的一张脸,明明是男子却又略带女子的柔和,整个人如同误入尘世的仙君。
        那人立在少年面前,眸光柔和,蹲了下来,伸手揉了揉少年的头发,声音温柔:“太白,我很想你,快快好起来吧。”唇角扯了扯,努力露出了微笑,继续说道,“太白,我知道你最喜欢看着我笑了,所以睁开眼好吗,我一直为你笑,好不好?”李白并没有任何反应,像是死亡,又好似睡着了一般。
        “太白,早些醒来吧,我等着你。”眸光闪了闪,轻吻李白额头,韩信躺在石床上,侧过身抱住了李白,不一会沉沉睡过去。
        一夜好梦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,阳光洒落在沉睡的两人身上,韩信抬了抬眼皮,清醒了过来,至于李白,依旧没有任何变化,闭眸沉睡。
        韩信温柔地看着李白,在李白的脸上轻吻,李白依旧沉睡,并无苏醒之意。
        “祝我好运吧。”每日韩信都会对着李白说这句话,不知不觉间已说了一年。韩信拿上白龙吟,走到洞口时回眸温柔地看了一眼李白,微笑着迎战新一批魔种。
        千年前,龙狐两族因黄帝蚩尤之争决裂,白龙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即将力竭的李白,最终带走李白。
        李白力斩龙族数千将士,自己也受了重伤,韩信将他带到扁鹊那治疗时,李白只剩一口气吊着命,扁鹊只摇了摇头,看着李白吐出一句话:“李白我能治,可他愿不愿意醒来,就与我无关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能救就成。”韩信眸子抬了抬,又垂下,紧盯着李白苍白的容颜。
        扁鹊沉默地为李白治疗,韩信握紧李白的手,自始至终都没有一点声音,李白连闷哼都未曾有过,仿佛已经死亡多时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。”扁鹊抬头,眸子依旧冰冷,手下熟练的收拾医疗器具。韩信眸子里出现释然,忽然间头就垂了下去,落在李白胸上,依旧紧紧抓住李白的手。
        “手术做了三天呢,真是一对苦命鸳鸯,就不收你们医疗费了,还要多照顾一条浑身是伤的龙,唉,亏大了。”扁鹊眸子闪了闪,动手为韩信处理伤口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扁鹊告诉韩信,找一处聚天地之灵气的地方修养,李白他已经治好,可李白认为自己已经死了,他不愿醒来,所以,你要等,等到他愿意醒来。
        韩信将李白带回青丘,找到了青丘旁的十里桃林,那是唯一未被战火和鲜血污染的地方,且聚天地之灵气,也是他们……相识之地。
        韩信守了千年,正巧又赶上魔种入侵,白天他会去杀魔种,为后面的长城守卫军减少负担,夜晚他会设屏障,不让魔种打扰他和李白的休息。
        夜幕渐落,除了小部分逃走,其余的都被韩信杀掉。今天的魔种实力强了些。韩信想了想,但又轻笑一声:“反正打不过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韩信依旧抱住李白,温柔地道了声晚安,即将睡着时,仿佛听到谁在回应他“晚安”,可他没来得及睁眼,便已睡去。
        阳光倾落,韩信睁开了眼,第一件事是看向李白。李白依旧沉睡,只是脸色红润了些。韩信扯了扯嘴角,微笑着说:“昨晚好像听到你对我说晚安了,但……你还没醒,恐怕是我出现幻觉了吧。”韩信起身,整理好自己的衣着,吻了吻李白的额头,轻声道:“我去了。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韩信在洞口外全力对应魔种,今天的魔种力量十分强大,最起码比得上他手下训练的龙将,韩信抿唇,应对着。
        洞里的李白睫毛轻扑,却终是未睁眼,脸色不再是病态苍白,而是有正常人的红润,嘴微张,似乎是在说什么,近听下才知,李白所念:“重言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就是龙族太子,韩信?”天已经深蓝,一飘飘若仙的男子凭空出现,微笑着看韩信。
        “曾经是,现在我只是李白的爱人。”韩信眸子微沉,他感受到了对方的敌意,以及这人实力并不弱于他。
        对方轻蔑一笑:“爱人?李白觉得他会这么认为?你的族人可是灭了他全族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那又如何,废话那么多,一战吧。”韩信握紧白龙吟,一记背水一战,近身,那人也不慌,只微微一笑,瞬间变为李白。
        韩信手一顿,并未使出横扫,“李白”微微一笑,两端将进酒晕眩,普攻,神来之笔减速,普攻三下,一招青莲剑歌准备终结韩信。
        韩信动也不动,他实在太贪恋李白了,以至于一个假的,他都做不到动手。
        韩信准备接受那一记青莲剑歌时,脑海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那不是我!”很细微,很细微,可是那的确是李白的声音!
        韩信忽然清醒,无情冲锋后撤躲过青莲剑歌的大部分伤害,他已经伤痕累累,但他并不畏惧,无情冲锋二段近身,不及“李白”将进酒出动他便背水一战脱离并横扫造成大量伤害,李白将进酒想近身,刚近身便全盘接收韩信国士无双伤害,韩信紧接无情冲锋挑飞“李白”,几个普攻,“李白”便死亡,化出真身。
        韩信一步一步地走了回去,他全身上下都是伤痕,那“李白”的一记神来之笔的雷击更是让他脑袋有些混沌,他勉强地睡在石床上,抱住李白。
        阳光并未按时到达石洞里,今天是个阴天,李白睫毛扑闪,终是醒了过来,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但他不知道,梦里所见,都是真实。
        李白偏了偏头,就看到了伤痕累累的韩信,李白皱了皱眉,推了推韩信。韩信果然醒了,可是……那眼神全不似他,眼神里写满天真,对着李白傻笑,还问:“哥哥,你是谁啊?”
        李白看着韩信,他似不像装的,李白揉了揉太阳穴,问他:“你知道你是谁吗?”韩信歪了歪头,说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好像叫韩信。”
        李白心下吐槽:装的不错。表面上随意问了一句:“你不知道我是谁?”
        韩信摇头:“不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别闹了,韩信,你不记得我是谁!”李白冷笑,伸手抓住韩信的衣领,提起了韩信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真的不知道。”韩信双眸涌起水雾,“好难受。”
        李白一怔,放下了他,独自走出山洞,刚走出山洞就看到一堆的魔种,个个实力不俗,暗自骂了一句:我CNM,韩信你干了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又是天色暗沉之时,出现了一个人,红衣似火,眉目如画的少女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谁?”李白特不耐烦,他知道这个绝对是魔种,又天黑了,他想用术法知晓韩信到底怎么了,所以他非常不耐烦。
        “呵呵呵。”三声阴笑回应李白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婶,有事吗,你没事我有事的好吗。”李白眸子沉静,青莲剑出鞘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,李白,狐族遗孤,必须死。”女子歪了歪头,微笑,手上拿出一把剑,直接向李白刺来。
        结果依然不必多说,和李白玩剑,无异于关公门前耍大刀,但李白身上也受了不少伤,设了结界,便直接进入了山洞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李白进了洞,看到乖巧沉睡的韩信,总感觉哪里不对,李白使了法术给自己处理伤口,又看了看韩信的伤,轻叹,也使了法术为他治疗。
        李白凑过来仔细检查韩信的身体,最终在头上找到了雷击痕迹。
        “雷击失忆?你怎么会被雷击?”李白很是好奇,他使了法术,将这千年在山洞内发生的事了解了个透彻,还有外面的战斗。
        李白看到了很多,韩信一开始等待的希望,后来的绝望,平淡,温柔……一切的一切都围绕着李白,韩信讲了很多,他们以前的往事,李白被救之后的事,以及韩信自身的无奈,温柔诚恳,又是那样的无助痛苦,李白能原谅他吗?不能也得能了吧。
        李白神色复杂的看着韩信,最终滴下一滴泪水,微微笑了笑:“离开吧。”轻吻韩信的唇,“以前是你守护我,但现在,我会守护你,直到我消亡于六界,或许曾经的我们有太多误会,可我只想,一直保护你,不要再爱上我,我会让你痛苦。”光洒落下来,看不见李白的眼神,只能看到李白的微笑。
        我愿为你,守候千年。——韩信
        我愿为你,抛弃一切。——李白
        “最后他们怎么样了?”蓝眸死死地盯着对面骚红马尾的那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知道。”韩信无辜的摊手。
        “哇你又吊我胃口!”李白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!“你今晚别上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错了错了,最后啊,他们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。”韩信陪笑着,“媳妇er,别不给上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敷衍我,不准上床!”李白气鼓鼓的,起身离开韩信的怀抱,韩信赶忙追了上去,抱紧李白,“我没敷衍你,他们最后真的很幸福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信。”李白依旧气鼓鼓,两人打闹着,却也很幸福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啊,李白屠尽了魔种,魔种都从另一个地方去长城了,他才想到治韩信的失忆,于是找到了扁鹊,扁鹊表示没办法,因为那是魔域才有的,最高级的失忆之术,乃天命,他也不好治。
        “唯一的办法是逆天。”扁鹊调着药。
        “逆天?”李白疑惑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什么,上天不是不想你和韩信在一起,你就偏偏和他大婚,还世人皆知不就可以了。”扁鹊冷静的出谋划策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那是遭天雷的。”李白沉默了一会,扶了扶额。
        “天雷又如何?你怕?”扁鹊抬眸,看了看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绝对不怕啊!”李白撑脸,大声反驳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不就成了,我给你们的大婚发请柬。”扁鹊拿出了一叠红纸,还有笔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!”李白夺过笔,亲手写起请帖。
        三个月后,四海八荒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,在当初事情落幕之后留下的传说中,李白力斩千将,终和韩信双双归隐,现在居然蹦出大婚,他们着实是惊讶。
        不顾众人惊疑的目光,李白和韩信坦荡的进来了,李白一袭红衣,头上红纱,红衣上用青丘特有的手法绣了好些九尾狐。
        韩信似乎和千年前无异,好像他从未失忆般,实际上是李白和扁鹊努力一个月的结果,给韩信排了一个月他要怎么做。
        扁鹊是司仪,他高喊:“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夫妻对拜。”韩信和李白依礼照做,夫妻对拜之后,天雷果不其然降下,李白正准备将韩信护在身后,刚刚准备动就被一人紧抱着,那人转了个身,背朝天雷,怀里圈着李白,李白惊愕地抬头,眼泪缓缓流下。
        “哭什么,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。”韩信微笑,为李白拭去眼泪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嗯!”李白抱紧韩信,生怕韩信跑掉一般。
        天雷降下,两人沐浴在金黄色天雷中,那是最高级别的天雷,虽李白和韩信同为上神,实力非凡,可抵挡起来只能说力不从心的神雷,他们却挡得没有任何压力,一会就过去了,并且没有任何伤痕。
        两人相视一笑,或许,这就是上天的缘定?
        后来的后来,他们决定转世玩玩,骚红马尾的韩将军,四只耳朵的老虎信,严肃正经的教廷特使,都是韩信。
        棕色短发肆意人生的诗仙李,一头白发却俊美无暇的凤凰白,看起来独当一面的范海辛,都是李白。
        当然,他们都遇到了,并且相爱♡。

你是明月,
我即是繁星中的一颗;
你是海洋,
我便是一朵浪花;
你是光芒,
我就是被你照亮的迷途者。

未曾想拥有什么,
只愿你安康幸福。
我会支持你,
即便你最终会挥手告别……
但我相信,
你依旧会努力的绽放自己的光芒,
就像清晨第一缕阳光,
温暖我的心田,
虽然我总是错过,
但是我贪恋那种感觉,
胜过吃我最爱的巧克力,
比巧克力更甜更融化我的心。
你永远是我的star。

这里宣群(上面是我自己描改的图),一个萌新,喜欢信白,王者荣耀的朋友们都可以进来,这个群里可玩笑可打闹,非常轻松,可以找到和自己相同爱好的人。群号码:597315524。欢迎小仙女or帅哥加入。

昨天期末考数学的时候瞎摸的。记得好像是哪个大大的,侵权联系。

颜色什么的下次上,先来一个线稿。(原作者已授权)